關於部落格
生命的終點,正是無限希望的起點......
  • 298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災後談捨貪

到底這把難以澆滅的「無名火」是什麼火?是誰點燃它?數天前此地一份報紙刊登一位有名的電視評論家對此一複合式災難的憂懼,他沉痛的指出災難背後的原因並呼籲主政者深思,醒提大家警覺危機,疾思遠離災禍之道。一週前我們的在災後感言中也指出相同的人性危機,在此引述其片段供大家參考:

「美國專家在福島核災變第三天就預言,有比爐心融毀更可怕的事情,令人擔憂。他們所指的就是「用過燃料冷卻池」。警告刊在314的《紐約時報》上,歐洲核能專家怒罵日本福島電廠太貪婪,罵的也是日本把暫存裝置延長年限,把過量的用過燃料放在核電廠內抗震係數不足的裝置內。台灣的情況,應是太貪婪的兩次方吧!

不論反核、廢核、擁核、護核的人士,應該都同意,經過福島核災慘案後,大家共同要想辦法的是,全台共有1萬五千組(包括核三廠),30多年來台灣「共業」的高放射性核廢料,何去何從?」

(引述來源: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283090/IssueID/20110330


是的,如果我們要讓災禍不再發生,我們必須深刻體悟如此影響深遠的大災難,其「無名火」的源頭不是在外面、有形、看得見、摸得到、算得出的因素,譬如位在某處的某斷層陷落幾公尺,引發多少爆發能量;也不是某某政府某某公司的錯誤人禍,而是無始以來潛藏在你我心中的貪婪之火,因為缺乏智慧引導所形成的共業。

災難的真正原因不是有形有相的,這看不見的難以覺察的慾火如何在人的心中延燒?如何在社會相互影響中形成共業的結構,我們在此引用另一份新聞報導的片段,試圖對此一共業結構提出較具體的描繪。

專研當代日本社會的巴黎狄德羅大學東亞系副教授彭保羅( Paul Jobin)在災後接受訪問指出:

 

2002年,我曾對日本核電工人的處境做過研究,特別是福島一號廠。前幾天法國《世界報》(Le Monde)訪問我,談到那群冒著健康與生命風險的核電解救員清道夫是哪些人,命運到底如何?

這次東京電力公司沒有透露他們是否動員了意外事故志工,但東電可能徵召通過專業認定的工人和技術人員,這些人是承包商的僱員或臨時僱員,專門為反應爐進行停機檢修,堀江邦夫在 1979年的報導著作中把這些人稱為「核電廠吉普賽」。(編按: 報導是堀江邦夫實際去美浜、福島第一和敦賀核電廠工作寫成。)平時他們走遍全日本、一個核電廠接著一個,為反應爐進行例行停機檢修。在福島反應爐周圍出現高濃度輻射(15日周二達到 400毫西弗)的狀況下,這些救火隊等於被宣判死刑在即,除非能緊急增援,稀釋每人的輻射量,或許能讓他們多活幾年。

外包犧牲工人健康

正常情況下,法定最高輻射暴露劑量為5年內每年平均劑量不超過20毫西弗,或兩年內累積量最多不超過100毫西弗,這劑量已經非常高了。但日本採取的「危急」決策,卻在為將來的致病,甚至死亡合法化,這麼一來就不用支付家屬賠償金。癌症風險和吸收的輻射量成正比,250毫西弗足以讓罹癌、基因突變、不孕機率增高。事實上,這些工人經常在超標環境裡工作。福島一號廠附近一家小公司老闆,曾經承包反應爐製造廠商(通用電機、日立等)的檢修工程,2002年,他給我看過他手上的「無異常」戳章,多年來,他就是用這個章偽造他旗下工人的健康狀況記錄本,直到他自己也罹患癌症後,東京電力公司從此拒絕往來。

東京電力公司和福島核電廠不算是特例。像福島一號廠是個老電廠,這會讓原本存在的問題變嚴重。我在福島遇過一個專業技師,他負責檢查水泵,這是冷卻系統的重要部分。他告訴我,一個電廠愈老,因為積累的游離輻射愈多,就愈多東西需要維修,更需要進行保養,因此也需要更多工人。要解決這個問題,從70年代後期,日本就開始將這些工作發包出去,比起法國還早了10年。這些工人被迫不得不忽略一些該修的部分,或以自己的健康為代價繼續完成工作。

外包制是個狡猾的手段,讓許多人「分量」過量的輻射。至於所謂「輻射防護」,保護對象主要是核能產業。這裡面有個複雜的「否認」結構,首先是職業病的認定幾乎完全被否認,即便是經醫生診斷確認的白血病案例。工人在一般職業病案件中經常遭遇的認定困境,在核電工業裡則是達到了困難的極致。如果受害者家屬堅持求償,東京電力公司和包商公司會傾向在賠償認定體制之外進行協商:這是為了盡可能避免核電形象受損。

今年3月初,輻射防護協會才交出為法國科技部進行的一項流行病學調查報告,以21萬前核電員工為對象,目標是確認「低劑量輻射」是否影響罹病率。無巧不巧,除了一種白血病外,結果是並無顯著影響。從福島核災一開始,我看到相同的否認模式再度出現,但這次是即時的,而且否認的對象是所有民眾。這很可怕。

 (引述來源: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275701/IssueID/20110326

 

由這篇文章所述內容了解,其報導應有不少可信度,我們引用全篇文章,好讓大家從中粗略體會貪婪之火的無形力量,如何引發人的無知,蒙蔽人的智慧,在自欺欺人中「無懼」災難死亡之可能。看來東電似乎長期以來都以奸巧的手法,讓包商工人甘願以自己的生命健康做賭注,前者為貪求低成本高效率的全民電力供應,後者則甘冒如此風險之工作換取生活之資,日本政府可以因而得到選票支持,企業可開發更多電子精品外銷世界各國賺外匯,而人民則可享受充足電力的奢迷生活與消費精品。當然,我們特別要一提的是,不要忘了核電廠的供應源頭來自歐美科技大國,他們藉鼓摧核電效能與安全獲取巨額利益,但卻不需擔保核電廠的永續安全。在這個共業體系中,核電廠的燃料棒燃燒的其實是每個人無止境追求物慾之火。如事實果真是如此,在共業結構底層的這些包工的犧牲真是太無知、太可憐了!

此文更指出,從個人到集體的濫用「否認」這個人類對抗緊急危機的心理防衛機轉的可怕,貪婪無知讓人自欺,使科技大國隱瞞核電的災難危機與嚴重後果,敢於將它渲染成最安全最好的電力來源,讓日本政府與東電敢於做傷天害理的事,讓工人技師變成「不怕死」,彼此間因貪求個人眼前慾望而否認死亡的嚴肅危機與後果,貪讓我們心中的智慧被蒙蔽,在彼此交換利益中共同形成貪的共業結構。此文也讓我們了解,這個無名火的延燒不只是在日本,也不只是在社會的上層,是每個人為了滿足眼前物慾方便,姑息自己與他人的貪婪之火延燒。

貪婪讓人高估自己能力,好像喝酒過度的人,敢於不顧後果挑戰死亡,然而酒醒之後,卻無法想像自己當初膽子是向誰借的。現代人過度貪求物慾享受,和酗酒的人的醉生夢死其實沒兩樣,但讓他們若居高位危害更甚,因為禍及大眾,影響深遠。人的無知雖未獲不淺,然往者已矣,來者可追,此次災難不只讓各國反省核電風險,檢討過度消費,《紐約時報》報導,去年日本人包辦全球精品近四分之一營業額,稱霸世界,分析家相信,這次的地震、海嘯加核災,讓許多日本人捨棄過去的物質主義,轉而關注如何幫助災民,並追求返璞歸真的生活態度。

 

我們期待不只日本世界各國皆能從這個世界性災難中虛心自覺,檢討文明的共業,激發「捨貪」的勇氣,管好自己心中的貪欲,然而貪婪之火無形無相,當今雖科學昌明,卻有方法可管嗎?個人認為這共業病唯有佛法能治,從自覺覺他中止息自己心中的貪婪之火開始,讓社會形成彼此欺騙的共業結構自然瓦解,災難無常自然無可趁之機。如前一篇文所述,念佛持咒是最方便簡易之法。大家若能體會生死無常,願每天捨十分鐘念佛,迴向法界眾生智慧增長,不只能自求多福,無形中更能消彌眾生「捨貪」的障礙,茲轉載圓瑛法師著勸修念佛法門中之念佛十大利益供各位網友參考如下:

一、晝夜常得一切諸天大力神將,隱身守護。

二、常得觀音等二十五大菩薩,而為保佑。

三、常為諸佛晝夜護念,阿彌陀佛常放光明攝受此人。

四、一切惡鬼、夜叉、羅剎,皆不能害;毒蛇、毒藥,悉不能中。

五、水火冤賊、刀兵槍砲、杻械牢獄橫死,悉不能受。

六、先作罪業,悉皆消滅。

七、夜夢吉祥,或見阿彌陀佛勝妙金身。

八、心常歡喜,顏色光澤,氣力充盛,所作吉利。

九、常為世間一切人民恭敬禮拜,猶如敬佛。

十、臨命終時,心無怖畏,正念現前,西方三聖,金台接引,往生淨土,蓮花化生,受勝妙樂。

 

兩位師父在推動『一念蓮華生命關懷』活動時,曾開示『真心看生死,歡喜對來生』以為活動主題,可謂切中眾生之苦的一帖妙藥。今日世界外在有形之災難層出不窮,實乃因眾生未以「真心看生死」,遂讓貪念橫行,妄求物慾,不畏因果,鋌而走險,甚至現世受報,感苦至深,仍執迷不悟,不願捨貪。若眾生能於『一念蓮華生命關懷』升起一分信心,乃至發願念佛除障,祈求往生,則本有真心自然開啟,生死之矛盾情結自然漸消,生時得以消災免難,臨終得以善終往生,相信有智者必然會珍惜此一能究竟離苦得樂、既智慧又方便之法。願與有緣共享之,共勉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