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的終點,正是無限希望的起點......
  • 3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要善終,我更要往生!

恩師 智敏.慧華金剛上師相繼圓寂後兩年,父親也往生了。 四年前,肝癌手術後曾穩定六年又惡化的父親,似乎冥冥有感的選了一個和我生命息息相關的日子,在台大安寧病房往生了。回想父親從得知肝癌惡化到回國短短的幾個月,我和家人居然讓一個人寄居美國加州多年,視美國為天堂,奉美國醫師醫囑如聖旨的父親,拒絕了洛杉磯醫師再次手術的建議,倦鳥歸巢,搭機回台,真是不可思議。 我會說不可思議是因為,父親從來不是一個樂天知命勇於放下的人。尤其是當美國外科醫師向父親說病情不樂觀,大力鼓催再次手術,甚至威脅不手術就沒救了,在越洋電話另一端的父親一直都是在期盼手術能救他。在和父親遠隔重洋,病情難測,而我們又必需在短時間做出重大抉擇,我和家人雖希望父親回家治療,但對於父親當時身體狀況的醫療抉擇都感到兩難,不敢積極要他回家,因為相較於父親那邊週遭醫師和朋友的力量,以及父親執著又優柔寡斷的個性,我們不敢想像對父親的影響力有多少。我能做的只是打電話關心他,以自己醫療的知識為他分析在兩地治療預後和風險差異,包括回家照顧上大家比較能幫上忙。 其實我心裡暗暗還擔心一件事,那就是,萬一身體無法挽回,父親是否有機會回家,接受師父教我們的一念蓮華生命關懷,掌握往生的關鍵契機。若在美國這是幾乎不可能掌握的任務。在父親回國前幾天電話中,我感覺父親已經決定在美治療,不會回國和我們團聚並接受治療。打完電話,我做完晚課,靜靜的跪在師父法相前向師父祈求:如果父能還有機會好轉,請師父加持讓他遇到好的醫師;如果父親世緣已盡,請師父加持讓他能有因緣接受一念蓮華臨終關懷助念,能夠往生淨土;若回來對父親會有較好的因緣,請師父加持讓他回台治療。沒想到,兩天後,父親居然說要回家到台大接受許教授的治療了,只是因為聽了一位學密宗的朋友的卜卦結果。父親回到桃園機場向妹妹嘆了一口氣說「終於落葉歸根了。」妹妹不禁流下眼淚。 然而無常來得太快了。回到家後,我請假北上陪父親看完台大門診,看到父親強烈的求生欲望現在轉而寄望在許教授身上,準備住院接受化療,又拖著疲累的身軀赴台中去看哥哥介紹的一位癌症專家。父親雖然很快的得以住院接受化療,可惜化療效果不好,癌細胞已然擴散,父親的食慾變差,身形劇然變得極為消瘦。我看父親病情已難挽回,就請許教授向父親告知病情已難挽回,大概只有一個月的生命,並安排轉住安寧病房。父親先是拒絕,最後因護士催快點決定,否則床要給別人了,終於無奈的點頭。妹妹電話中告訴我,許教授最後一次來查房時,父親剛好轉床到安寧病房。他躺在病床望著許教授,眼光中仍流露著期待的眼神,兩人默然相對無語,可知父親仍頑強的抗拒死亡,不想轉到安寧病房。 在父親回國到往生短短的一個月裡,我利用每周假期北上看望父親的時間,勸父親放下,引導他念佛,但平時就不會主動念佛的父親因病苦纏身,更是無心無力。我只好勸父親將師父的法寶帶好,並連絡精舍師兄來探望關懷,期望父親能把握臨終最後一刻的契機念佛往生。然而,要掌握生命最後一刻的時機可真不容易,我人在台南,只有天天向師父祈求加持,讓父親能有臨終一念往生的因緣。但父親病情惡化的速度太快了,連許教授都無法預料。隔天周六,母親仍想帶父親請假外出去看一個介紹的中醫,然而時不我予,父親一起身雙腿突然癱軟,只好黯然打消念頭。沒多久,已坐上北上火車的我在中午車到桃園時接到妹妹來電,說父親突然病危昏迷,當時我愣了一下,還好立刻回神,趕快教妹妹快把握父親臨終最後一念,在他身旁提醒他念佛,並連絡師兄助念,自己則在車上念佛祈求師父加被,讓父親順利往生。 妹妹事後說,當天父親斷氣前打了很多通電話和我連絡,但電話就是打不出去。幸運的是,正好就有師兄剛好想來探望父親,趕上了父親臨終關鍵一刻,為父親開導念佛。因安寧病房無法配合助念八小時,念了一小時候,父親被送到往生室繼續念佛。我在電話中提醒妹妹在轉送中注意盡量勿移動或清理父親遺體。不久,我匆忙趕到往生室,到父親遺體前,掀開覆蓋的往生被,父親仍雙眼未閤,面色因肝癌而呈黯黃。為了期盼父親此生苦痛能在這關鍵時刻得以療癒,為了來生能生到阿彌陀佛的極樂國度,我掩住心中悲痛,趕緊提醒父親念佛,和在場師兄及親友一齊念佛。不知為何,當天來助念的師兄特別多,也不知何故,從樓上來了許多慈濟的師姐師兄,和我們師兄一批一批接力,一齊為父親的往生加油,將整個十幾坪大的往生室擠得滿滿的。而此刻,不久前我心裡的焦急惶恐也隨著莊嚴的念佛聲消逝無終。冥冥中我深深的確信,師父與阿彌陀佛正慈悲的呵護著在場的我們。念完八小時後,我和家人又再為父親念了兩小時。葬儀社人員來時,我和妹妹再度瞻仰父親遺容,父親的眼睛居然自然的閤了起來,臉色也微現紅潤,有如熟睡般。 回顧父親此生雖然煩惱不斷,晚年又得了難治的肝癌,回國短短的一個月內,臨終雖有因緣住進安寧病房,但癌症的迅速惡化太難以掌握了,不只止痛貼布失效,往生當天更是突然兩眼上吊,急速陷入昏迷,臨終身心之苦痛與無助甚難想像。幸運的是,正當醫院外某黨的遊行隊伍喧騰之際,父親卻擁有難得的因緣,得以在安寧病房醫護人員的協助下,讓父親在生命最後一刻有師兄與家人陪伴在旁提醒念佛,在寧靜的往生室裡,大家團團圍繞,眾口一心的念佛聲中安然往生。經過十小時輪班助念,父親眼睛已安然的閤起來,面容安詳,此生的煩惱苦痛也煙消雲散,化為往生的喜悅。 現代人不只生時壓力大煩惱多,臨終的障礙痛苦更是如人飲水,只有經歷者才能體會。人生就像上了不會提醒你站名的捷運一樣,一站一站的坐,但總有下車時。當你太專注在車外景象,甚自觸景生情,你就會錯失下車回家的機會,充滿悔恨遺憾,一站一站的繼續輪迴。安寧緩和醫療重點就像在提醒你,不要再看外面一直坐下去,該要整理行李下車了;一念蓮華則進一步提醒你家在哪一站,要排除障礙,依循指示,掌握最後關鍵一刻念佛,就會芝麻開門,開啟車門,把你送回自己圓滿的家。 感謝安寧緩和醫療為臨終病人擋住許多不必要的痛苦,也提供病患往生的可能。更要感謝父親和許多臨終者示現生死之際的苦難,和念佛往生的因緣,讓我們更加警惕人生的無常,並知道不能在臨終絕望,只要依循師父「一念蓮華生命關懷」的父親往生,就能掌握人生最後的圓滿。 要感謝的人太多,但想想要回報他們最好的方法就是:讓每個人生命終點都擁有無限希望,讓師父智慧大愛的結晶-「一念蓮華生命關懷」永遠的傳下去。最近媒體富士康連環跳樓事件與衛生署長談安寧緩和醫療有關報導都談到一個跟每個人都有關的生命議題-死亡,但最缺乏的就是往生的智慧。我想:求善終固然不錯,但求往生必然更能有善終,那為什麼不往生呢?在一個社區有關逆境與逆向思考的演講中,曾向在場聽眾介紹師父的「一念蓮華生命關懷」。回家後突然有一個想法:為什麼不把師父這麼好的智慧po上網呢?好友同意我的構想,剛好又到了父親往生四周年的日子,把父親往生的故事放上網路,相信師父和父親都很贊同吧,就突然有一股衝動提起筆來,想將師父教導的智慧與個人的感言在網路上和朋友分享,因此開始積極籌劃這個部落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